网控科技网

而目前普遍观点认为国内少儿编程教育市场规模在百亿左右,那么未来 5

简介: 而目前普遍观点认为国内少儿编程教育市场规模在百亿左右,那么未来 5-10 年涨到数学培训的市场空间是很有可能的,约为英语培训市场规模的 1/2。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存续的少儿编程相关企业共有 653 家,其中 2018 年新增注册 97 家,2019 年 255 家,2020 年 190 家。

在经历了萌芽期、成长期、爆发期后,如今少儿编程赛道进入了新一轮洗牌期:行业热度逐渐消散、资本趋于理性、投融资总数减少且资金开始向头部聚集;2020 年头部三家企业吸收了超过 90% 的融资金额,早期融资项目开始大幅减少,C 轮以上融资及战略融资逐渐增多,三七互娱并购妙小程编程更是成为了行业首起并购。

当行业入局的最佳红利期褪去,留下来的选手到了精细化运营、比拼内功和实力的阶段。

在留下来的选手中,童程童美有些特殊:一是其背靠上市品牌达内教育集团避开了融资烧钱造血的循环;二是其成人 IT 培训业务经验可为其赋能。

而现阶段童程童美再度发力,试图破除少儿编程赛道的顽疾。

「我们的目标是始终保持在头部,始终保持对教育标准的定义,做引领行业的标杆企业。

「有人几年前问过我,有那么多好的互联网项目为什么不去做,偏要做成人 IT 这个‘苦哈哈’的差事。

这是因为在当时,成人 IT 职业培训是非常大的一个机会,我们抓住了。

今天,童程童美所做的少儿编程也一样被我看作是机会。

根据达内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20 财年 Q4 达内实现营收 6.5 亿元,同比增长 27.6%。

首先,少儿编程是面向未来社会的教育。

中国现行的以数理化生为主导的教育对应工业制造需要的力学、化学、光学、热学、生物学等知识,在几十年内快速推动中国从农业社会过渡到工业社会;而后在全球化的浪潮下,英语也成为了主科之一。

而中国目前正逐渐迈向信息化、智能化时代,于是编程成为了通向未来社会的基础学科。

在 2017 年浙江省首先确定将 Python 纳入本省信息技术高考后,近两年关于编程普及和人工智能政策的相关消息层出不穷。

去年以来,教育部在相关文件中披露,确定通过人工智能专业审批的高校达到 180 所;「双一流」高校要加快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生的培养;根据需要将编程教育纳入到中小学相关课程。

此外,包括北京、厦门、深圳、西安、武汉在内的多省市都对编程课程的开设年级、频次、时长、培养模式、加分政策等做出了相关规定;广州、北京两地更是将编程教育纳入中考。

21 世纪初借助高校扩招和互联网的大势快速崛起,并于 2014 年成功登陆美股。

受大环境影响,成人 IT 培训已进入平缓增长期,而此时达内看到了少儿编程的机会。

于内于外,押注少儿编程赛道都成为了现阶段达内集团战略倾向的必然选择。

在达内选择押注之后,包括核桃编程、编程猫、猿编程在内的一批选手也都开始崛起,市场竞争逐渐白热化。

「对于首次创业来说,可以去尝试‘烧钱—增长—融资—烧钱’的模式,但是我们已经有过 IPO 的经验,因此会坚持打造一个更加健康稳健的商业模型。

她也在最新的财报分析会上表示:「2021 年,童程童美的经营将围绕‘健康增长、口碑服务、产品创新、组织发展’四个方面进行,通过持续优化成本结构,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实现收入健康增长。

」相比于纯线上派或是纯线下派的争论不休,童程童美一直在贯行 OMO 模式,线上与线下全面融合,平衡教学效果与企业成本间的关系。

孙莹对这一模式搭配做出过解释,她认为,好的编程素质教育不仅是为了教会学生编程语法、规则和代码,而是为了帮助孩子了解计算机底层逻辑,构建和计算机交互协同的习惯。

为了打出差异化,童程童美主要从三个维度入手来体现产品供给的优势:一是场景覆盖全面化。

目前童程童美的产品解决方案包括在线/线下小班、录播课、直播课、硬件课、体验课等,覆盖机构、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场景。

覆盖年龄段是3-18 岁,满足不同年龄段孩子学习的需求,破除 LTV 短的痛点。

2020年Q4季度,报读超过1年的童程童美学员续费比例达86%。

而其中最重要的,是软硬件相结合的机器人编程教育。

此外,为了完善「输入-输出」的闭环,赛事也成为了重要的一环,目前童程童美与多个权威赛事和考试组织机构建立了合作,赛事涵盖 NOC、WRO、FLL、RoboRe、Botball、VEX、发现杯、WRC 世界机器人赛等。

再看 OMO 模式,整体来看,这一模式为童程童美带来了优势:线上线下课程相互配合补充,满足更多用户的细分需求,增强用户黏性。

」孙莹在公开演讲中谈到,从金融行业的三角模型来看教育,三个顶点分别是营销成本、人工成本、场地成本,理论上这三个成本不可能同时变低,但在 OMO 探索下,降低营销成本开始变得可能;同时童程童美全生命周期链路的学习,使得学员在 3 岁到高中甚至更久可以长期留存在平台上,从而降低教学成本,打破了所谓的「不可能金融三角」。

在孙莹看来,童程童美的护城河之一是校区管理经验及师资扩充的能力。

在疫情的大背景下,童程童美在 2020 年新开了 19 家线下校区。

逆势扩张的背后,是童程童美的先天优势与后天发力的结合。

总结来看,达内前期之于童程童美主要赋能以下几方面的优势:一、童程童美的管理团队拥有从创业到成功IPO的全过程经验,有相对成熟的管理经验和战略决策能力。

在扩张和战略升级的节奏上,拥有初创公司并不具备的经验和能力;二、童程童美坚持做「直营校区」,利于统一分配资源、统一制定战略、统一开发设计。

达内成人IT培训业务每年有大量的学员,为童程童美的师资储备了可能性。

先天优势外,童程童美也找到了适合自身的后天运营方法。

受益于直营机制,童程童美也建立了一套严格的资源管控及人才培养。

凭借强大的基础和运营能力,童程童美在新的阶段加速扩张步伐。

在去年 11 月的一次采访中,孙莹曾表示:「疫情缓解后,2021 年童程童美会加速线上线下扩张的步伐。

从整体业务规划上,童程童美的团队和组织结构已经完成了业务扩张的前期准备。

」重拾扩张战略背后,是广阔的市场空间。

现阶段来看,少儿编程市场还称得上是一片未被开发的初级蓝海。

根据第三方咨询机构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国内目前少儿编程的渗透率在 1.5% 左右,去掉渗透较好的一些城市,其余渗透率都还不足 1%。

而国外部分欧美发达国家市场少儿编程的覆盖率在 50% 左右,包括新加坡、日本在内的亚洲国家已经将少儿编程列入必修课范围内。

少儿编程行业中的各家机构都在积极扩大市场渗透率及培养用户认知,所以整体虽然呈现出同质化问题,但竞争并不激烈。

据多鲸少儿编程报告统计,2020 年少儿编程市场规模大约在 280 亿元,到 2025 年有望突破 500 亿元。

但当前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渗透率很低,且 80 后、90 后的年轻父母更注重孩子创新力、逻辑思维等综合素质的培养,为少儿编程买单消费的意愿较高,因此少儿编程市场需求缺口很大,行业发展前景广阔。

由于需求的强劲增长,少儿编程教育市场目前正处于快速增长期,目前年复合增长率在17%左右。

有观点认为,少儿编程与少儿语培类似,都是面向未来的语言学习。

中国素质教育市场与 K12 市场一样对标 2 亿适龄儿童,其中英语培训的渗透率在 5%-8% 左右,少儿编程的渗透率不足 1%。

而今天人工智能无处不在,这一代孩子是数字时代的原住民,家长也会逐步意识到在未来世界,孩子需要具备人与人、人与计算机沟通的两种能力。

而目前普遍观点认为国内少儿编程教育市场规模在百亿左右,那么未来 5-10 年涨到数学培训的市场空间是很有可能的,约为英语培训市场规模的 1/2。

目前来看,少儿编程赛道整体尚处于推广阶段,未来三类玩家的入局会加速改变行业格局:一是新东方、好未来这类头部教育机构、二是乐博乐博、贝尔机器人这类机器人培训机构、三是小米、大疆等硬件厂商。

当被问到诸多玩家入局是否会对童程童美带来压力时,孙莹谈到,教育行业非常大,用户需求广泛存在,产品也需要在多个细分场景交付,没有谁会因为竞争对手多而倒掉,重要的是在自己的战略上不犯错。


以上是文章"

而目前普遍观点认为国内少儿编程教育市场规模在百亿左右,那么未来 5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