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控科技网

但年龄更小的00后早已沉浸在二次元文化中,二次元和非二次元的区别不

简介: 但年龄更小的00后早已沉浸在二次元文化中,二次元和非二次元的区别不那么分明;二次元文化延伸成为生活中的一种常见元素、消费和衣食住行的一部分;而作为短视频平台,快手用户本身对于内容的更新频率、连续性、节奏的有着高要求——

3月3日,快手正式推出“发电计划2.0”,每月将拿出亿级流量扶持二次元内容,二次元垂类作者在快手上发布相关话题视频即可参与活动,官方将根据内容质量给予额外曝光。

同时,针对月度内容数据领先及季度涨粉显著的作者,快手官方将进行最高百万级流量扶持及其他额外奖励。

此次计划以招募形式推出,内容创作者在视频中带上相关话题即视为参与活动,对于内容创作质量较高的垂类达人,官方将流量倾斜、平台曝光、原创保护、版权支持等多项资源支持。

作为内容的重要品类之一,同时也是接近年轻人的重要方式,二次元领域一直都是互联网内容争夺的重地——以二次元起家站;腾讯旗下的腾讯动漫、腾讯视频;收购了半次元的字节跳动;爱奇艺的泡泡社区,没有人想放弃这块代表未来的阵地。

而对快手而言,在2018年出乎市场预料地收购了A站,在二次元领域中撕开了一片阵地之后,外界对快手的二次元生态一直疑虑重重:背负着“下沉市场”标签的快手能否与二次元生态自恰,快手用户能否被二次元内容吸引?

而即使在投入大量资源收获内容、用户搭建起二次元生态后,在商业化上的道路上能否走通?

在过去的几年中,快手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回答这一连串的问题——从协助A站搭建起真正稳定的服务器和平台,到逐步建立以“动漫、达人和潮玩”为根基的各类二次元生态,再到孵化动态漫IP、举办虚拟偶像演唱会、发行二次元游戏,围绕着平台基调和商业化生态,快手正在试图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二次元道路”。

2019年年初,快手上的二次元曾一度出圈到了日本。

这样的“土味”道具,并没有影响到一丝不苟的创作,从分镜、场景到剧情,小剧场都完美还原复刻了原著。

”这也是快手二次元生态的一个切面:它们与快手原本的生态融合紧密,或许粗糙、也许搞笑、甚至还有可能被视作“土味”,但它们依旧试图去描绘创作者心目中的二次元世界,甚至于延展了二次元文化的某种内核。

前国金证券传媒与互联网首席分析师、二次元资深爱好者裴培曾为“二次元文化”下过一个定义——“二次元文化”是“中二病”的一种高级体现形式:坚持自我、自以为是,因为无法适应主流社会而感到苦闷,努力寻找另一个解决方案,在虚拟世界中寻找自我价值。

在快手上,创作乡村版奥特曼的@3锅儿团队用看似中二的方式在表达着自己,而与他们相似,只用编织袋和垃圾袋制作的coser服,cos火影的快手用户@阿拉丁狗蛋也展现着自己的创作力。

当时的快手主流的原生二次元内容共同特征是低成本、低制作门槛,但依旧诞生了众多优质的内容,有很好的点赞、评论互动,但却没有获得很好的流量。

快手判断,如果能够对优质的内容加以流量扶持,二次元生态会获得极大的增长空间。

快手基于平台的二次元的内容生产和用户生态做了详细的研究,最终将自己的二次元拆分为动漫、二次元达人、潮玩三个赛道。

他们成长与日漫的时代,他们对二次元和三次元有明显的区分,将二次元视为逃离生活、寄托幻想的乌托邦。

但年龄更小的00后早已沉浸在二次元文化中,二次元和非二次元的区别不那么分明;二次元文化延伸成为生活中的一种常见元素、消费和衣食住行的一部分;而作为短视频平台,快手用户本身对于内容的更新频率、连续性、节奏的有着高要求——高频更新可以让他们能够在「刷」的过程中有更多机会看到内容;连续性让观众有通过一个内容来关注整个剧集内容的动力;比较快的内容节奏确保了内容的完播率和好评率。

这也导致快手的动漫创作不常规番剧,它们甚至比泡面番更短,但节奏更快、成本更低,可以以一个比较高的更新频率来高频的满足用户的消费需求。

而快手动漫另外两部热门IP《御前狼王顾云川》2020年播放量超2.7亿,《我的狐仙女帝》半年涨粉400万。

在短剧之外,支撑起快手二次元内容的是来自二次元兴趣圈层的达人。

比如本职工作是原画师的coser@小柔SeeU,她已经在的领域中深耕了7年,哪怕已经结婚生子,也无法阻挡她对于的兴趣。

在今年ChinaJoy快手展台上,网红“韩美娟”说:“我觉得最高境界的,就是cos你自己。

”让虚拟的角色走入现实,也让人们得以从繁琐的日常中抽离,用想象编织出梦境;他们抓住了短视频的风口,在快手上打破了二次元与三次元世界之间的墙,又架起了更多的桥。

千千万万个他们,共同支撑起了快手二次元领域,让快手上的二次元内容更加百花齐放。

在这场晚会中快手展示出了自己对二次元内容的理解,也展现了自己在虚拟偶像技术领域的成熟。

晚会的主持人AC娘是一个完全的虚拟人物,由AR技术完全构建;而内容上,既有歌手腾格尔与四位VUP(“虚拟二次元达人”)合唱《桃花源》;也有由黄子韬的两个虚拟形象韬斯曼和“瑟路”(salute)”伴舞,黄子韬亲自演唱的舞台首秀《冰激凌》。

对快手而言,这场晚会次元融合的晚会,是对快手二次元内容一次高调展示,也是对外界的一次广告,正如快手在2019年ChinaJoy上所提出的那句口号:“拥抱每一个次元”。

快手二次元的商业化和未来从20年开始,快手针对二次元类作者上线了发电计划1.0,活动扶持作品的总播放量达到72亿,共有6w多条作品获得了扶持。

对于二次元垂类,快手也对优质的MCN进行了扶持。

比如主做的机构“圆宵“,在官方的帮助和扶持下,签约达人数量翻了5倍,机构粉丝总量从1000w不到成长到4700w。

而在今年,快手接连推出的针对1w+粉丝的「发电计划2.0」,针对二次元垂类扶持游戏动画短剧创作者「火花新势力计划」,同时新增了针对新账号的「万粉计划」,并且针对三坑、动态漫、潮玩等特别扶持的领域,还会有新的独立策略。

同时,快手也在发挥工具价值,降低创作的门槛。

又例如,使用“触漫”这样的创作型平台工具,极大的降低了动漫创作者创作条漫的门槛,在快手上播放点赞成绩都相当不错。

此外,快手将会把三坑(指汉服、lolita和JK)和潮玩作为二次元品类中发力的重点。

一方面,快手将更加完善底层建设,与电商做更强势的绑定,让三坑、汉服类的商家能够在进入快手,对接上运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发布内容,获得扶持,并且在合适的时候开启电商直播,为这两个领域的创作者创造更好的变现通路。

在快手官方看来,三坑在快手是一个特殊的品类。

据腾讯发布的《00后兴趣报告》,“破产三坑”是00后们话题热度 TOP3。

而在快手上聚集了大量12-17和18-23岁左右的消费者,传统平台和图文类型的内容并没有很好的满足他们的喜好,一旦有创作者抓住了这群人的口味,快速变现并不困难。

比如在JK这个品类上,快手首次直播的尝试,商家“七夜时差”单场带货超过100w。

但快手相信,以潮玩市场接近200亿的市场规模,今年肯定会有头部的潮玩内容cp出现,潜在的消费者就在那里,现在依旧是内容生产的红利期。

快手二次元运营负责人说:“二次元垂类无论是生产者,还是观众,在全快手都是最年轻的,目前来看,二次元是切入年轻用户心智比较重要的赛道。

“”对快手而言,尽管在二次元领域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或许也还有很多的仗要打,但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和阵地。

参考资料:1、三声,《快手里的二次元王国》;2、 beebee星球,《在快手上看完妹妹跳宅舞,我下单了三套水手服》;3、公路商店,《快手上的大师有多野?


以上是文章"

但年龄更小的00后早已沉浸在二次元文化中,二次元和非二次元的区别不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