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控科技网

“刷”的内容消费模式下,他们也对更新频率、连续性和节奏感提出了更高

简介: “刷”的内容消费模式下,他们也对更新频率、连续性和节奏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最年轻的用户,也是最年轻的创作者。

2020年5月,她在快手上传了第一个视频,但仅用半年时间,她获得了超过540万粉丝,快手如今已经成为她发布视频内容最主要的平台。

她的同好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根据快手官方的数据,二次元垂类的日活在过去一年翻了一倍,播放数也有显著提升。

这意味着,对于内容创业者们而言,新的、或者说真正的大众机会将出现在那些曾经被忽略的地方。

在新的平台规则下,改变不仅发生于受众人群,还包括对生产机制和商业模型的再次突破。

01 | 10万和100万经历了中国漫画杂志最辉煌的时刻,周洪滨和他的潜艇工作室如今依然是中国漫画单行本销量记录的持有者。

”周洪滨说,衡量的因素有很多,题材的局限性,核心用户的画像,以及最直接明了的,大部分线上漫画平台的日活并不足以覆盖到周洪滨认知中的大众人群。

去年6月前后,潜艇工作室开始尝试以动态漫的形式制作1分钟左右的原创内容,第一个测试号在不到3个月时间里就获得了200万粉丝,这给了周洪滨很大信心。

去年10月,潜艇工作室在快手正式上线了原创动态漫《天台上的百事灵》,仅用13次更新就收获了超过460万粉丝。

以小众模玩测评为内容,涛哥可能更容易感受到快手和短视频在破圈这件事上的可怕力量。

2014年起,涛哥就开始进行玩具测评视频的拍摄,这些内容最初通过优酷这样的平台上传,在垂直圈子中逐渐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2017年开始,涛哥嗅到了短视频的机会,开始尝试拍摄制作短视频。

“播放数和互动量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是10万和100万的区别。

在资本最狂热的几年,二次元被捧上风口,创业者和VC看中它背后的年轻人,认为这个曾经作为小圈子活跃的亚文化有机会成长为影响中国年轻人的最重要文化。

小慧君的微博主页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评论区打卡,他们来自快手。

在湖北荆州的一个漫展上,一位粉丝告诉小慧君,她在快手上看到了她的视频,特地来线下见她。

在最初,涛哥也尝试过将原来的长视频分成多段上传,但效果并不好。

他们开始基于短视频的内容形式和受众需求摸索新的形式,很多现在在短视频领域已经通用的内容模板其实最初是涛哥和团队实验出来的。

“拍摄短视频的时候会更偏向于开箱展示,突出玩具的亮点,配合一些必要的评论和解说。

”涛哥向我们解释,考虑到短视频的破圈属性,在这些解说里他们会尽量少的使用专业术语,“这样才可以让更多圈外人看得懂。

”这其中还有很多对细节的处理,比如如何选到当下有热点和亮点的玩具,什么样的标题和封面是更有吸引力的,如何调整剪辑节奏让观众可以一直看下去。

这种调整不仅仅来自平台规则和内容形式的变化,背后更核心的转变来自受众本身。

小慧君本人就可以作为一个典型的例子,她此前也是日漫的狂热爱好者,但是随着国漫的崛起,她开始更多的接触国漫以及国内游戏,仍然享受着充分的参与感和创造力。

快手官方的调研结果显示,新世代的年轻群体有更强烈的爱国和民族自豪感,在汉服和原创动漫作品上有很强的生产和消费能力。

在《天台上的百事灵》的最新一期更新里,借由空军故事,周洪滨在故事里融入了更多家国情怀,得到了热烈的反馈。

“刷”的内容消费模式下,他们也对更新频率、连续性和节奏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创作者而言,他们不仅要保持足够的内容更新频率,还要更快地对流行的梗甚至是音乐做出反应。

”目前,《天台上的百事灵》的更新节奏保持在7-10天一集,但周洪滨表示,团队已经准备了十几篇备稿,希望能够在6月实现日更。

作为核心编剧,周洪滨对自己的要求也提高到了一天写一篇。

03 | 更多内容和更多人激励平台创作者持续更新,以更好地为用户内容,是快手这一阶段在二次元领域的核心工作之一。

2019年下半年,二次元已经成为快手重要的内容垂类,但运营人员也意识到,主流的原生二次元内容依然以低成本、低制作门槛的内容为主,他们希望通过流量扶持等方式帮助内容池里的优质内容被更多人看到。

在1.0版本中,共有6万多条作品获得扶持,活动扶持作品的总播放量达到了72亿。

在2.0版本中,针对三坑、动态漫、潮玩等更细分领域,快手都将更具体的独立扶持策略,以全方位的服务创作者。

对于优质的MCN,快手也将独立的扶持策略。

比如,在平台帮助下,MCN圆宵的签约达人数翻了5倍,机构粉丝总量从不到900万增长到5000万。

她每天会花上大量时间构思选题,从角色、妆容、动作到背景道具,在每一个细节上都精益求精,开始更多追求高订和定制款的服装。

快手相关负责人表示,具有更强内容属性和更稳定持续的更新能力,动态漫将是今年快手在二次元领域的重点发力。

对于周洪滨来说,新平台和算法技术带来的最大改变在于,它改变了动漫内容一贯的创作机制。

在杂志下,编辑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掌握着内容的选题和方向。

但现在,通过算法技术,创作者可以迅速找到自己的受众,也可以从他们那里最快速地收到反馈。

《天台上的百事灵》在快手上有十几个粉丝群,主创们经常在群里和粉丝互动,这样互动以前只能在签售时短暂发生,现在他们以前所未有的近距离和粉丝们站在一起。

04 | 商业新机会这种近带来了更多的商业机会,属于平台,也属于创作者。

2013年后,在寻找新路径的过程中,周洪滨看到了虚拟偶像的巨大潜力,这些具有人格化和极高粉丝粘性的独立IP,有机会在更多领域产生价值。

能够以体量更轻、节奏更快的方式产出内容,持续和粉丝互动,同时快手独特的社区关系和私域流量沉淀能力,也让角色们更快获得了属于他们的核心粉丝。

在《天台上的百事灵》的评论区,主角们的个人账号都会出现与粉丝进行互动。

在设计角色之初,周洪滨给每一个人物都留下了一个未来可做商业结合的切入口。

资本退潮后,内容与消费的结合在过去两年被越来越多的提及,短视频平台的价值之一正在于通过人与人的连接,加快了内容到消费的变现效率。

涛哥可以明显感受到,相比曾经的长视频测评,短视频在带货上的效果是更好的。

他的快手小店已经上线了7个产品,今年他也打算将团队重心转移到视频的带货和原创产品的研发上。

对于平台而言,这也是重要的商业机会。

以三坑(汉服、Lolita、JK制服)和潮玩为代表的新品类和它们背后极具消费力的年轻一代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也是快手在电商上尚未涉及的领域。

一些初步尝试已经验证了快手在这个市场上的巨大潜力,作为快手在JK制服品类的初次尝试,“七夜时差”的商家单场带货超过100万。

“我们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创作者和商家了解快手,在快手发展,也在快手挣到钱。


以上是文章"

“刷”的内容消费模式下,他们也对更新频率、连续性和节奏感提出了更高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