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控科技网

”而对虚渊玄而言,创作一部“魔法少女”题材的剧本

简介: ”而对虚渊玄而言,创作一部“魔法少女”题材的剧本,将美好结局与成熟的联系彻底打破,既可以成为迫使人们重新思考何为成熟的契机,也可以成为他在《FATE/ZERO》后追寻自我的又一条新的道路。

2011年1月,一部由虚渊玄编剧的动画《魔法少女小圆》正式上映,从此,魔法少女不再只是甜甜地笑着,高喊着爱与正义的天真美少女了。

一晃十年过去,《魔圆》已经成为斩获超多大奖的社会现象级TV动画之一了。

10年后,在大家普遍能接受致郁剧情的今天,或许重温一遍《魔圆》能体会到更多不同的东西。

说到“魔法少女”,那些耳熟能详的桥段便在眼前浮现——懵懂的契约缔结,花哨的变身过程,团结的并肩作战,温馨的日常生活…

然而这部本作是由新房昭之执导,虚渊玄编剧,SHAFT制作的原创动画,另辟蹊径,用与传统相似的元素做出了与传统相反的风格,影响了此后的无数动画。

”而对虚渊玄而言,创作一部“魔法少女”题材的剧本,将美好结局与成熟的联系彻底打破,既可以成为迫使人们重新思考何为成熟的契机,也可以成为他在《FATE/ZERO》后追寻自我的又一条新的道路。

为了营造“反差感”,角色“大圆脸”角色设计,以及动画前三集萌点十足的op&ed,都为塑造最“正常”和“传统”的魔法少女形象服务。

就连虚渊玄都公开在放送前刻意宣称:“这是一部‘治愈系’作品”,以解除部分了解虚渊玄以往“黑深残”风格的观众的防备。

在这个攻势之下,观众自然就陷入了虚渊玄和新房昭之设下的陷阱之中。

可爱的魔法少女会自相残杀,并最终变成残暴的魔女,而与魔法少女缔结契约的“精灵”丘比是冷血的“规则”。

这就是《魔法少女小圆》,一部从根本上“反”魔法少女的作品。

从第三集的巴麻美学姐的“断头”阵亡,到故事中期沙耶香因爱情受挫,堕为魔女,到最后晓美焰在轮回故事中,与友人兵刃相向…

小圆化身成为了圆神,“圆环之理”消去了以往所有魔法少女的悲伤与黑暗。

《魔法少女小圆》能引人深思,这便是其故事最大的魅力。

若仅仅用“黑深残”一词武断地概括《魔法少女小圆》,未免在不知不觉中给《魔法少女小圆》添上了一顶“反人类”的帽子。

《魔法少女小圆》可以视为SHAFT团队风格下的综合产物,而《魔法少女小圆》被人高度赞赏的艺术价值也当属于整个SHAFT团队。

这是个负责设定魔女相关的事宜的职位,我们在动画中看到的明显“画风不同”的魔女结界即是出自他们的笔下。

剧团狗咖喱用“珂拉琪”手法,即给各种从现实生活中取材的事物原型进行异化抽象演变然后拼贴在一起,最后变成可爱的形状。

然而动画里面本身营造的氛围十分紧张,这使得极具抽象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可爱“异空间设定”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略显阴森的恐怖形象。

动画中除了用魔女文字介绍魔女以外,更多的时候将更为庞大的信息藏在了动画的各处地方。

剧团狗咖喱用《浮士德》的诗句来映射《魔法少女小圆》剧情,可谓是在动画的哲理层面更上一层楼了。

正因为《魔法少女小圆》的画面经得起品味,耐得住推敲,《魔法少女小圆》才能获奖无数,长盛不衰,甚至出现了一小批专门研究“圆学”的爱好者。

当然剧团狗咖喱只是团队的一份子,如上所言,《魔法少女小圆》的艺术成就当属SHAFT团队共有。

新房昭之在《魔法少女小圆》TV动画中最重要的一集——第九话中,使用了化名“七岛典子”,负责了该集的分镜。

第九话不仅需要承接下一话的“轮回”主题,又要道明隐藏的——“魔法少女终会变为魔女”,同时还要负责佐仓杏子与美树沙耶香的同归于尽的剧情。

文戏方面,列车轨道桥段小圆与晓美焰、佐仓杏子之间的分镜在刻画人物情感上堪称教科书级别。

这段演出分镜不仅将魔女的点破,还为晓美焰的知情、佐仓杏子打算强行拯救美树沙耶香、小圆迷茫是否要成为魔法少女来实现拯救大家的愿望埋下伏笔。

之后小圆在房间里与丘比的二人文戏中,不稳定的构图、人物侧面迎光、镜头多次逆光摆放也体现小圆和丘比的隔阂与压抑的人物情绪。

《魔法少女小圆》可谓是真正意义上在分镜、作画、演出、美术等各方面的制作都接近于顶尖的艺术表现。

此外,梶浦由记的配乐则是《魔法少女小圆》在艺术造诣上登峰造极的点睛之笔。

无论是动画开篇序曲中的希望、日常插曲中的轻松欢愉、“魔女之夜”中的撕心裂肺,还是绝望曲中晓美焰对轮回的绝望。

《魔法少女小圆》的面世是一场奇迹,而这个奇迹也注定将载入日本动画史册。

现今,动画沦为轻小说漫画附属“宣传品”的趋势愈发明显。


以上是文章"

”而对虚渊玄而言,创作一部“魔法少女”题材的剧本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