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控科技网

同时,懵圈妹妹、琪琳仙女儿、舞团 SG coser等快手及A站用户

简介: 同时,懵圈妹妹、琪琳仙女儿、舞团 SG coser等快手及A站用户亮相现场,以及艾比、GNZ48卢静、AC娘等用户开启破次元壁访谈,也都在提示着我们快手和二次元文化如今的多元属性。

”在一些人的刻板印象里,很难想象这段满满中二风的文字出自快手,毕竟年轻人新潮的二次元,和快手似乎很难联系到一起。

China Joy,则是国内动漫、游戏等二次元爱好者最为熟知的一场盛会。

今年ChinaJoy上的快手主舞台,几乎成了快手用户大型线下见面会,从网红达人,到青春女团、再到民乐国风版本的二次元曲目精彩串烧——来自各种次元的内容在这里碰撞。

其实,作为一种亚文化代表,过去二次元人群在世俗眼光中,多少算是有点过于标新立异的小众圈层,往往带有中二、宅、叛逆不合群等标签;而快手过去则有一段时间,被外界认为太接地气。

一面是,日前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0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显示,自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有3亿用户在快手发布作品,其中30岁以下用户占比超70%。

此外,今年快手CJ展台上也有各种文化的交融。

番剧展示区、猴山小卖部…

从番剧到宅舞,快手为各个领域的硬核爱好者准备了无数“爷青回”的瞬间,还有虚拟全息AC娘打破次元边界,与游客线下互动、拍照合影,老二次元们在这里成功对线。

同时,懵圈妹妹、琪琳仙女儿、舞团 SG coser等快手及A站用户亮相现场,以及艾比、GNZ48卢静、AC娘等用户开启破次元壁访谈,也都在提示着我们快手和二次元文化如今的多元属性。

无论是二次元,还是快手,近年来早已经变得多元和包容,正如本次CJ上快手站台的主题一样,在快手,不论是网红、文化现象,还是普通人,都在拥抱每一种次元。

始于热爱:守护A站,快手是真的懂二次元二次元人群在一定程度上是避世的,在ACG中扎根的他们,往往对于三次元有一种本能的躲闪,某种意义上,二次元世界就如同他们心中的乌托邦——虚拟世界中一片属于同好的自留地。

在消费主义侵蚀个人爱好、青年亚文化面临资本的当下,坚持以热爱为动力的A站无疑是很多用户心中,对于二次元最后的坚守,然而也就是因为A站对于纯粹二次元热爱的坚守和对于资本的抵触,让其一度面临倒闭。

乌托邦崩陷之际,快手接盘,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让A站经历了从死亡到重生的逆转。

收购后不过一年光景,A站就已有起色:截至2019年7月,A站的视频UP主数量增加了45%,用户打赏增长了88%,日弹幕数增加了55%,UP主粉丝数平均增长了128%。

当然,拯救热爱之外,快手对于A站的收购也是一场双赢。

对于快手来说,二次元的市场前景巨大,而A站是切入这个细分市场的最佳人选。

作为二次元的开荒者,A站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品牌价值和年轻用户基础。

手握A站,快手能够快速填补自己在年轻内容上的缺失,触达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

事实上,虽然很快取得了肉眼可见的成绩,但快手收购A站一案最初并不被二次元用户群体所看好:彼时,很多人都认为这会使得A站被迫商业化,失去纯粹二次元的“圣光”。

随着快手收购后对A站一系列调整,这种印象日渐改观——二次元年轻人们从快手这位土嗨大叔的一举一动中,真切地看到了其对二次元的理解和热爱。

今年1月,国内各大视频平台引入的33部新番中,A站占得7席,而且都是独播。

在今年1月A站引入的正版番剧中,热门番《别对映像研出手》在豆瓣有超过1.6万人打出9.5的高分,《达尔文游戏》斩获1.1亿播放量,口碑和点击量的双丰收背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快手早就是老二次元了。

2018年收购A站后,快手买下了5部番剧的独播权,其中,《佐贺偶像是传奇》获得了不错的收视率——当时总播放量达到了2492万,接近A站其他番剧播放量的总和。

A站热爱和分享二次元文化的初心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被资本蒙蔽。

相反,背靠快手,有了钱的A站选择敞开门户,大宴天下二次元同好,一直在坚持做免费的番剧商——除了极少数的付费番,在A站独播的番剧都是免费的。

久于真实:来自本命次元外的触动一年前,快手曾表示要给A站在版权和内容等多个方面带来加成,如今看来,其各个领域都已见成绩,除了吃下《租借女友》这样明显带有竞争意味的动作,A站也一直在加快自己的多元布局:2019年年底的ACG光合创作者大会上,AcFun发布了首支广告宣传片《人生主次元》,还推出了AC娘虚拟偶像、上线了直播业务、在游戏业务上也有了新动向。

今年,A站还成为了偶像综艺《炙热的我们》的官方弹幕应援合作平台。

最重要的是,快手扶持了大量热爱二次元的年轻人,让他们勇敢地去做UP主,去展现自己心中的二次元。

在去年快手首次亮相的China Joy上,AcFun总经理文旻曾表示A站将投入价值5.7亿元的资源推进整个UP主生态的变化。

目前,A站已经自己发掘出老绅、未南、长安一条柴等一批比较有影响力的UP主。

其中,“胖胖的山头”在粉丝只有几万的时候就被A站签约、流量倾斜和资源扶持,如今粉丝已经接近百万。

此外,“辰音奈奈”这样2009年就进入A站的古早UP主,也在5月回归,开始进行直播。

可以说,是快手对A站的支持,给了热爱并热衷分享二次元热爱的人们真正的空间。

此外,快手还注意到了一个人们常常忽略的点:二次元人群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尤其是随着一批二次元年轻人步入社会,他们在自己的本命次元的乌托邦外,也有着真实且现实的生活状态需要和同好,乃至次元外的小伙伴们分享;同时对于次元外的人们,也需要一个了解二次元,了解二次元青年人真实生活的窗口。

而且和大家想象中ACG年轻的画像也不同,一路追随了A站数年的ACer大多没有那么的低龄,用户年龄普遍接近25岁。

究其本质,快手和A站的相遇,并不是谁裹挟谁,也不是谁主导谁,而是多元文化的交融。

在交融过程中,快手也一直在用自己独特文化方式包容着二次元文化,赋能着不一样的A站,从而帮这块二次元自留地做得更好,也更出圈。

在今年China Joy上,快手以“拥抱每一种次元”为主题,邀请包括真实次元的韩美娟、艾比,偶像次元的AKB48 TeamSH女团,二次元的AC娘和coser,游戏次元的电竞选手等不同次元的嘉宾参展、表演。

此外,快手小卖部X周同学快闪店,也是今年CJ展必去的打卡地。

在二次元纸片人的地盘撞见三次元巨星周杰伦,正是这种突破次元壁的多元和包容,让快手的出圈成了一种必然。

从产业角度来看,不管是对于快手平台生态而言,还是对于最终总要一定程度上融入主流的二次元文化而言,多元和包容都是最后的归宿。

如今的视频领域都讲究打通由长至短的闭环,A站作为快手旗下唯一一款长视频产品,在快手未来的排兵布阵中,将是最重要的一环,别的不说,至少在版权层面,如果A站和快手实现共通,内容流动效率就会大大提高。

要知道,生活总是充满烟火气,光是热爱很难吃饱饭,而只有吃饱,才能创作更多优质的二次元内容,而对热爱二次元,但变现困难的A站创作者来说,快手可能是其解决变现的最有效途径。

那么,非UP主的普通二次元用户,有理由常驻快手和A站吗?

在快手,他们可以分享现实生活,可以讨论热爱的二次元文化,还能撞见其他次元的有趣——既能坚持自己所爱,又能遇见更多精彩。

如此,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来,快手A站和二次元群体的结缘,目前还只是个开始。


以上是文章"

同时,懵圈妹妹、琪琳仙女儿、舞团 SG coser等快手及A站用户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