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控科技网

简而言之,大平台有的“牛皮藓”小红书也全有了

简介: 简而言之,大平台有的“牛皮藓”小红书也全有了,而这次将小红书推到公众眼球的则是涉黄问题。

但毋庸置疑的是,小红书从内部到外界都在面临一场严峻的考验。

作为主攻社区UGC内容的平台,小红书迅速种草各路用户。

在近年6月小红书的一封内部信中,小红书创始人瞿芳表示“月活用户量已经突破8500万,科技数码、家居装修等领域的内容也都获得了成倍增长”。

在UGC内容加码下,小红书渠道营销属性越来越鲜明,在7月份,就连小米创始人雷军也宣布“出道”小红书,意欲书写跨界笔记。

在强烈的营销和社交属性交织下,体量膨胀却监管不力,曝出问题对于小红书来说是迟早的事情。

不仅如此,在小红书UGC内容上还存在虚假推广三无产品的问题。

简而言之,大平台有的“牛皮藓”小红书也全有了,而这次将小红书推到公众眼球的则是涉黄问题。

虽然信息尚未确认,但已经有不少用户涌入到平台,并且在酒店打卡笔记下纷纷留言“酒店多少钱一晚”,调侃说小红书变成了小黄书。

虽然涉黄信息比较隐患,但是对于小黄书打卡形式的内容,早已经有不少用户进行吐槽。

在一位小红书老用户的眼中,小红书已经从单纯的分享平台变成了广告泛滥的营销平台。

而小红书一直是以优质笔记内容来吸引新用户,面对内容低质、涉黄的现状,小红书亟需做出改变。

即便是有着“网缘一线牵”的漂流瓶,也有着不少此类用户保持着活跃度。

社交平台原意是为了交流的平台,但随着用户量增多,社交面也会成为涉黄擦边球、软滋生的温床。

而在这方面,“前辈”陌陌早已用自己的经验印证过。

在早年,陌陌就凭借“约炮神器”的名头换来了极高的用户增长。

从“约炮神器”到“总有新奇在身边”,宣传方向一度转变,陌陌迫不及待想要摘下曾经的这顶帽子。

但洗白之后的陌陌在功能上同质化严重,对于用户不足以具有吸引力,可谓“成也约炮,败也约炮”。

微信在起初也具有类似的属性,但伴随着导流量增多,微信迅速做出了转型,最终依靠人口红利转化为固定熟人社交。

虽然社交类型不同,但小红书仍需要警惕前车之鉴,在做大电商的同时也需要用心经营社交这块领域。

涉黄:UGC内容泛滥失控下的缩影相比此前社交平台,小红书在社交方面发力毫无疑问是更具有优势的。

作为建立在内容分享上的平台,只需要做好内容,小红书自然会拥有天然的用户面。

作为带货能力一流的平台,小红书早已经规划了IPO路径,此前披露的D轮融资金额为30亿美元左右,并且有可能在两至三年内赴美IPO。

就电商而言,小红书的商业转化效率并不高,往往会出现一部分用户看完种草十分心动,但在购买渠道上无从下手。

类比有着同样气质的抖音,小红书并没有建立配套的电商导购输出环节,平台尚未形成闭环,因此只能说是“赚了喝彩声”。

面对小红书的“流量红利”,众多商家笔记推广蜂拥而至,在小红书上发出声量。

但众多营销内容的泛滥势必会导致小红书内容质量下降,威胁到平台生存根基,而这次“疑似涉黄”就是众多商家“开车进城”的一角缩影,飙车就算了,居然还是黑车。

对于虚假广告、三无产品、涉黄信息的治理势必会是小红书下一步工作的核心,如果再不对内容做出改变,劣币驱逐良币,小红书平台本身也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在今年5月,小红书对平台KOL要求做了新的规范,其中品牌合作准入条件设置为粉丝数量≥5000,近一个月笔记平均曝光量≥10000,一下子抬高了门槛,在电商和内容方面都更加方便小红书的控制。

整改下架只是一个节点,此次小红书下架情况电科技认为不妨看作是对小红书的敲打,一方面小红书确实需要好好对内容进行监管治理,另一方面,在内容社交和电商之间的抉择,小红书更需要思考出合适的破局方案。

作为红极一时的社区平台,希望小红书在下次上架的时候能够对问题给出完美的。


以上是文章"

简而言之,大平台有的“牛皮藓”小红书也全有了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