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控科技网

根据爆料信息显示,爆料者身份为“上海童石旗下大角虫漫画平台的一群漫

简介: 根据爆料信息显示,爆料者身份为“上海童石旗下大角虫漫画平台的一群漫画作者”,双方合作已近三年。

漫画作者们很难想到,原来自己连载的漫画平台也存在“爆雷”风险。

8月27日,千秋叶漫画在新浪微博发布消息称,漫画平台大角虫已累计拖欠作者稿费数百万元。

根据爆料信息显示,爆料者身份为“上海童石旗下大角虫漫画平台的一群漫画作者”,双方合作已近三年。

据不完全统计,被拖欠的漫画cp数量(包括独立作者和工作室)已达三十余家,总金额超过200万人民币。

这并非中国互联网漫画平台首次拖欠漫画作者稿费,2017年7月,漫画作者5Choon在微博控诉咪咕动漫拖欠稿费已经超过6个月。

据悉,那次风波波及与咪咕合作的全部作者,与大角虫此次拖欠颇有相似之处。

此前咪咕互娱的拖欠金额,最后还是母公司移动爸爸买了单。

考虑到大角虫母公司童石网络近来并未发布新的定向增发,如何在短期内筹措一笔数百万的款项,并安抚好作者情绪,成为了大角虫平台能否继续运营下去的关键。

引爆稿费炸弹 千秋叶漫画的一条微博,撕开了大角虫表面之下的虚弱。

自2015年起,千秋叶漫画便在大角虫平台连载《我的男神》漫画,目前点击2.1亿,人气9800余万。

千秋叶漫画漫画表示,大角虫平台拖欠稿费的行为始于今年年初。

“到现在已经快9月了,眼看中秋将至,可还有很多人连今年二月的稿费都没有拿到。

”很多漫画作者就是在这种无稿费的情况下坚持连载,“大角虫却不给我们作任何拖稿费的解释,只是不断承诺新的结款时间,却迟迟没有兑现。

值得注意的是,与咪咕互娱选择安抚大作者和漫画cp公司,忽视小作者的做法不同,大角虫的欠费行为显得非常粗暴。

根据已经爆出的名单显示,大角虫的稿费拖欠波及平台大中小全部作者,其中大叔酱是此前动画化《困病之笼》的作者,属于大角虫平台最头部的作者了;笑水轩执笔的《校花的贴身高手》,是起点都市类的头部网文IP,大角虫拥有漫画版权,照拖不误;《刺杀大圣》2016年被注入了童石网络与华谊兄弟合资的影视公司角虫娱乐。

如此看来,大角虫的资金链确实走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困病之笼》动画迟迟不上线,据业内人士披露,是因为还有数百万的动画制作款未结清)大角虫有没有偿还的能力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那么,大角虫有没有偿还债务的能力呢?

童石网络在2017年报中作出重要风险提示:“2018 年,上述应收账款的账龄均将延长,若公司不能及时收回,则可能存在因应收账款账龄延长而导致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金额大幅增加的情形。

考虑到影视行业长达数年的回款周期,以及“压尾款”的行业潜规则,指望这笔“远水”来解眼前的近渴并不现实。

随着马太效应笼罩漫画行业,流量、资本、产能供给大规模向头部平台集中,广大中小平台面临持续吸血的困境。

因此,抱团取暖成为了某些漫画平台的必然选项。

纵向立足于实现产业链上下游的合并,2017年11月,网易漫画却和网易文学一起被打包进新创建的网易文漫;在更早之前的2017年8月,漫画岛与追书神器走到了一起,打的同样是“网文+漫画”协同优势这张牌。

横向则是行业排名靠后的漫画平台共同承担稿费,产出联合独家作品,成本共担,利益共享。

此次大角虫风波同样波及了漫画岛,因为后者刚刚支付了上百万授权金采购了十几部联合独家作品。

今年6月,两年前拿下千万美元B轮的可米酷也于今年6月停止了微博运营,下方留言“快凉了”。

对于高速发展中的中国漫画行业而言,洗牌并不鲜见,所谓红利,也从来不是普惠性质的。

在很大程度上,这场风波揭露了行业螺旋上升中的风险,也意味着漫画行业正在步入一个分化的新阶段。


以上是文章"

根据爆料信息显示,爆料者身份为“上海童石旗下大角虫漫画平台的一群漫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