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控科技网

最常去的是距离彭州30公里的法藏寺,40分钟车程、当天来回

简介: 最常去的是距离彭州30公里的法藏寺,40分钟车程、当天来回,聂剑锋带儿子去过6次以上,“后来大力就明确跟我说,不想再去了”。

在我的身边,陪伴着我的总是一个成色斑驳的钢铁侠…

但我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因为再好的钢铁侠也比不上爸爸。

因为工作的原因,每次旅游时,爸爸总不在我身旁,在他的眼里,工作似乎永远排在我的前面…

我今年的礼物不再想要任何玩具,我只渴求爸爸能多陪在我身旁,就像其他普通爸爸一样。

因为,爸爸才是我的钢铁侠。

去年12月23日,儿子大力(化名)交给老师的命题作文《礼物》,让38岁的成都聂剑锋心疼又愧疚…

聂剑锋儿子的作文:从崇拜爸爸到“奖章恐惧”如果不是检查家庭作业,成都市局青羊分局东坡聂剑锋还不知道,自己和11岁儿子大力之间的问题有这么严重。

去年12月23日,儿子班上布置的命题作文《礼物》,在大力的笔下,展现为对父爱的依恋。

聂剑锋的儿子大力写的信聂剑锋还记得,年幼的大力并非如此。

“大力喜欢漫威英雄,一直有英雄情结,对于当的爸爸,也是看成英雄爸爸的。

”聂剑锋回忆,大力在读幼儿园时,会跟同学们炫耀“英雄爸爸”,“说你做坏事我就让爸爸来抓你之类的。

”聂剑锋的5块三等功奖章,也是大力最喜欢的玩具之一。

2016年父亲的工伤,让大力担心得哭了出来。

这次也给大力留下阴影,作文里上演着可怕的想象:“每当他半夜被单位喊去抓坏人的时候,我总是想起电视里演的那样,第二天我就没有了爸爸。

”曾经的英雄情结和情结,变成了恐惧与悲伤:“五次三等功的奖章里面都伴随着我的恐惧与泪水,一张张荣誉证书后面,有谁在乎我的悲伤。

”爸爸的回忆:假期从未带儿子出过大成都“大力跟我说过很多次,说希望我多陪陪他,希望能跟他出去旅游。

聂剑锋最忙的时候是节假日,值班加备勤,让他只能有2天假期。

平时的高强度工作、随时可能到来的出差、夜间突然被叫走的无奈,都让聂剑锋觉得愧对家人,愧对儿子。

”聂剑锋只能带儿子在成都周围逛一逛,彭州、都江堰、崇州…

最常去的是距离彭州30公里的法藏寺,40分钟车程、当天来回,聂剑锋带儿子去过6次以上,“后来大力就明确跟我说,不想再去了”。

大力6岁时,聂剑锋就希望跟儿子出国走一走,“拖到现在我连护照都没有办,确实没有时间”。

爷爷奶奶带着大力走遍大江南北,“爷爷喜欢拍照,大力也跟我说过,更愿意跟我出去,但是确实没有时间,大力希望我能够陪陪他”。

去年10月,聂剑锋因工作出差40多天,等到12月份回到家,开门的那一刹,大力已经从房间里跑出来,抱着聂剑锋不愿撒手,“他就说很想我”。

教育的转变:第一次回信重塑父子感情“过去,我跟他的交流模式会更生硬一些。

这一次,我想用更加温情的方式来解决。

在工作之外,聂剑锋喜欢写小说,这是第一次,聂剑锋通过回信的方式来跟儿子沟通。

构思了几天后,他终于在去年12月30日抽出一下午写出回信:“看了你的作文,爸爸非常内疚。

”聂剑锋希望告诉大力,生活中不是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

“爸爸也曾经年轻过,之所以选择从机关来到基层做一名,也是仰慕他的血性与威名。

直到今天,爸爸依然认为,没有当过的生涯是不完整的…

爸爸不仅仅是你个人的钢铁侠,这个团体中的每个人,也是所有人的钢铁侠,带给大家希望的钢铁侠。

之后,聂剑锋又给儿子买了一个同系列的钢铁侠,给单位打报告带儿子到峨眉山放松,“这也是我第一次带他到大成都范围之外旅游”。

2天时间,山脚下泡温泉,“大力非常兴奋,背上了喜欢的钢铁侠”。

聂剑锋最近一天的朋友圈更新于1月2日,小视频中的大力站在舞台前首次担任领唱,聂剑锋骄傲地说“表现不错”。

说起效果,聂剑锋有些高兴:“我觉得还是有变化,就是学习上更有自制力了,也更愿意跟我说话了。

”同事的共鸣:看得我眼泪花儿都包起了“聂剑锋是我们的刑侦探长,可以说是我们刑侦队的主力,确实工作很忙,工作压力也很大,搞刑侦的时间也很被动。

”青羊区分局东坡柳教导员透露,通过聂剑锋了解到他儿子的作文,“看得我们也很感动,真的是眼泪花儿包起的,想起自己家里”。

在聂剑锋的朋友圈,儿子的作文、自己的回信也引来很多同行兄弟的共鸣。

有人感动于大力的脆弱:“句句真情流露,看得我心里好难过,希望你能更多地照顾到你儿子的感受,给他更多陪伴,愿你们一切都好。


以上是文章"

最常去的是距离彭州30公里的法藏寺,40分钟车程、当天来回

"的内容,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